它之所以能让官员敬畏

2019-10-20 07:30

在我们看来,这不是问责,这是变相的保护,甚至是对违法行为的变相鼓励。如此迫不及待要用杨存虎,当然不是缺了杨存虎,地球就不转了,这其中的奥妙是,官员是自己人,应该给官员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更重要的是,降低官员的违法成本对自己也是一种保护,维护别人的利益根本上也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

因女儿吃空饷被免职的原山西省静乐县县委书记杨存虎,一度在人们的视野中销声匿迹,直到记者追查“断头案”时才发现,原来他早已经在忻州市环保局当起了主持全面工作的副书记、副局长。任职时间是去年3月份,距离他被免时间仅仅两个月。

一而再,再而三的问责复出游戏,看起来是多个地方各自作出的决定,彼此之间并没有过多的联系,但是每一个地方底线的降低都会在官场形成一定的示范作用。最后就会形成这样一种不成文的规则:做错事是可以不用负责任的,出了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衙门很多,退路不少,在哪里不是为人民服务,就赖着不走了,你能怎么样?你这次骂了,人家大不了再给免一次,然后换个地方接着干,如此这般,直到你口水吐完,对杨存虎这个人再也提不起兴趣为止,你有多少耐心陪他们玩这种躲猫猫的游戏?

这种问责显然不是民意想要的结果,如果官员都用这层膜保护起来了,我们的监督还有什么意义,只是让官员带薪休个假吗?民意不能说是一种权力,它之所以能让官员敬畏,是因为还有人把它当回事,如果连这一点都不存在了,那民意还有什么办法来行使自己的监督权,拿什么来制约官员手中的权力?可想而知,又有多少官员从中得到宽慰,以至于形成对民意的免疫力。

我又回来了,不但毫发无损,还因祸得福,告别一个穷县,补了一个肥缺。杨存虎的女儿王烨大学没读就在山西省疾控中心上班,5年没上过一天班却每月领取由财政全额拨付的基础薪、生活补贴及住房公积金,连上大学的学费都是由省疾控中心承担的。如此恶劣的违法违纪问题,最终也能全身而退,人们还如何相信问责?更让公众们纳闷的是,杨存虎被免职了,他在女儿吃空饷事件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有关部门一概不说,当初的含糊其辞现在看来就是为了他能顺利复出打下的伏笔。

蛰伏两个月后在新的岗位光荣上岗,哪怕动物冬眠也没有这么快出来的,属于杨存虎的冬天一眨眼就过去了。可想而知,这两个月,有关部门有多少时间是在调查杨存虎在女儿吃空饷事情上的违法违纪问题,又有多少时间是在筹划怎么避开最初的风头,给他安排一个好的岗位。

民意的受挫感其实也是权利的受挫感,说话没份量是因为说话不管用,对官员的任免没有话语权,自然没人把你的话当回事。要让权力对民意有敬畏之心,就得让他们一旦进了笼子就无路可退,因为拿钥匙的人不是另一个官员,而是民众。